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永利开户 > 正文

暴风骤雨中的"红色秘密基地"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4-15

  原标题:传承红色基因| 暴风骤雨中的“红色秘密基地”

  位于江苏路389弄深处的一幢宁静小楼,曾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共中央上海局机关旧址,因隐蔽工作出色,这一国统区最大的“红色秘密基地”从未暴露,甚至在解放后很长时间里,那段经历都不为人所知。然而历史不会忘记,1992年,这里被定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对外开放。长宁区革命文物陈列馆馆长杨芳介绍,旧址推出中共中央上海局机关史料史迹展,呈现了几十年前的红色秘史。

暴风骤雨中的"红色秘密基地"

图说:位于江苏路的中共中央上海局机关旧址。张龙摄

  隐蔽精干积极工作

  今天的江苏路,充满市井生活的惬意,穿过市水务局的门房,绕道院角,才来到389弄里面的一座灰色小楼。1945年9月的一天,当时叫永乐邨21号的小楼迎来一对特殊的夫妇,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共产党员方行和王辛南,按照上级指示,他们以私人名义顶下这栋房子,作为活动地点。当时,方行的对外身份是关勒铭金笔厂的股东,而夫人王辛南和党外人士林俊卿合开中华医药化验所,作为掩护。

  1947年,方行一家搬到永乐邨二层,张执一全家住在三层,从那时起,这里就成了党中央派驻上海,管辖大半个国统区地下党组织工作的领导机关——中共中央上海局,主要成员有刘晓、刘长胜、钱瑛、刘少文等。根据中央指示,上海局采取少开全体会议、多作政策指导、委员分工负责、平行组织、单线领导、党员转地不转关系等组织原则和工作方法,严格执行隐蔽精干的方针,在国民党白色恐怖之下确保领导机关的机密性和对下属领导的持续性,在国统区开辟了人民革命的“第二战线”,有力地配合了解放军的正面战场。

  21号楼在永乐邨弄堂内侧,屋前有个独立小院,隔壁就住着国民党要员,上海局在此工作,可谓“行走刀尖”。屋后有门通外面,便于紧急疏散。当时底楼客堂是张执一、方行两家老人及孩子的活动处及餐厅,二楼是方行、王辛南夫妇住所,三楼是张执一、王曦夫妇住所,也是领导成员开会、研究工作的地方。中共地下组织开会时,桌上放有麻将或扑克牌作掩护。方行、王辛南则到楼下守卫,散会后,又负责把“客人”送出去。有意思的是,即便是与方行、王辛南老少密切相处多年的佣人,也对他们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直到解放,看到原来的“先生”“小姐”“太太”穿上解放军军装,无不目瞪口呆。上海解放后,小楼恢复成普通民宅。

  无形战线无名英雄

  如今,后人走过院子里那棵高大的枇杷树,推门而入,迎面就是巨大的红色展板,小楼一层客堂被布展成“中共中央上海局机关史料史迹展”,介绍上海局的“前世今生”及在此工作过的领导人的相关资料。“我们不仅阅读大量书籍和论文,还从中央、市区各级相关部门调阅了不少重要史料。”杨芳说。

  展览中,不少实物非常珍贵,像老式收发报机就是上海局电台报务员秦鸿钧用过的遗物。杨芳说:“我们增加了当年上海局电台机要工作的内容,特别是展示了秦鸿钧烈士的故事。”1947年,上海局开始直接与中央联系,在打浦桥一处阁楼上开设秘密电台,秦鸿钧担任报务员。1949年3月17日,秦鸿钧被捕,受尽酷刑,坚贞不屈,5月7日与李白、张困斋等烈士遇害于浦东戚家庙。

  展览还呈现了解放战争时期的对敌策反工作的内容。杨芳介绍,策反工作一直鲜为人知,不少无名英雄埋没于历史的长河。据考证,上海局于1948年11月成立策反工作委员会,以张执一为书记,委员包括王锡珍(即陈约珥)、李正文、田云樵等人,他们打入敌人内部,促成起义。展厅里,陈列着策反委员会委员田云樵的珍贵照片,这是由他的后人提供的。杨芳介绍,解放上海过程中,田云樵走在策反斗争的最前沿,不仅成功策反蒋介石企图调到台湾的伞兵三团,还策反了国民党第51军军长刘昌义,为加速上海解放进程及保护城市基础设施作出重大贡献。

  登上二楼,左手边的两间房间陈列着方行夫妇的旧物,这些都是方行的后人捐赠的,物品展陈位置也是根据他们的回忆复原。马蹄形的旧式收音机、黄了页卷的老式插片相册、早已停摆的座钟及褪色的老式樟木箱……一切都回归到原来的模样,仿佛再现着当年“阅后即焚”的一幕。杨芳说,由于历史的特殊性,史料收集成了最大挑战,并且随着时间流逝,亲历者越来越少,“我们一点一点地收集、梳理、考证、串联成线,尽可能地丰富、还原那些尘封多年的红色印记”。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