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申请彩金 > 正文

哏都说哏- 自省伴随自嘲- 薛宝琨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4-11

天津人爱开玩笑,既敢拿朋友“开涮”,也肯拿自己“打镲”。“开涮”绝不会过分,不会刺人隐私、揭人伤疤、涉及阃政(夫妻事)。“打镲”也并不越界,更多时候是戏谑或调笑,乃平淡生活不可或缺的调剂。

比如,人家夸自己太太“三新牌”:手机制式新、发型样式新、挎包款式新。这位便也顺竿爬凑趣,说自己太太也是“三心”:月初见钱开心、月中点钱揪心、月末没钱闹心。于是气氛因对比顿时活跃起来。其实一般家庭谁跟谁也差不了哪儿,他只是抖个机灵逗大家一笑而已。

“打镲”在生活中如果连带着自我否定,就具有自嘲意味了。挤在公交车上,别人踩着你脚,几番示意,对方仍若无其事。于是不得不“客气”地说:“对不起,我脚放的不是地方,要是能扛起来就好了。”这里的“自嘲”其实是采取“反讽”手法,软中有硬的一种抗争,多半带有嗔怨讥刺的成分。典型的自嘲是与自省连带相生的,理性地看待自己,就像喜剧地看待世界一样。拉开心理距离,“觉今是而昨非”。人生道路就是如此,与其总是哭哭啼啼抚慰伤痕,不如高高兴兴笑别累赘。在笑的荡涤中深化审视自我。天津人性格“甩脆”,有这个能力,也有这种处世需要和文化传统。五方杂处在挤挤插插的有限空间里,因生存竞争磕磕碰碰、你推我搡是保不齐的,何必以此为意呢。一则趣闻说:一排小轿车排在马路边等待存放,前面一位小伙夹在其间进退两难,后边许多司机都叮嘱说:“往后倒两步不就行了吗?”他嘿嘿地笑着,难为情地表示:“废话,我要是会倒还用你们说吗!”于是,笑声请来了帮手,自嘲显示了纯真和坦诚。

天津是传统相声的发祥地。过去“地上”的艺人也经常拿自己糟改,比如,把自我比喻成供人一笑的“欢喜虫”,“您要不爱听这块‘活’就当是个屁放了吧”如此等等。这种以卑微灵魂、渺小情怀,自轻自贱的“贱话”,当然不能算做自嘲而只是自我作践。这或许与艺人当时的地位相关。但在相声生成和磨砺的世俗化过程中,自嘲却渐渐成为其地域风格的魅力所在。以马三立大师为代表的传统佳篇,几乎无一不是以自嘲享名。他不是以第三人称客观地评叙故事,而是以第一人称的“自我展览”扮演成各种“小市民”角色。他把与其整日厮混对象的毛病,分成不同性格类型,如吹牛、自私、撒谎等。对这些人性的缺陷,他不是直面指斥而是现身说法,以他自己被放大了的喜剧形象,作为一面镜子让观众在自察过程中对照自省—让观众在嘲笑“马善人”等的同时,也在渐悟或顿悟中与“同病相怜”的自身毛病告别。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